高牆深處寫忠誠——記南陽市看守所民警張廣福

關注南陽網
微博
Qzone
高牆深處寫忠誠——記南陽市看守所民警張廣福
作者:  南陽晚報

  有一種工作,需要日日夜夜堅守在高牆電網之下;有一個警種,他們鮮在人前露臉,卻以經年累月的堅守,管理、教育着一個特殊羣體。這就是監所民警。54歲的張廣福就是其中一員。  

  “老黃牛”、“精神標杆”、“榜樣”……這些稱號,都是張廣福南陽市看守所的同事們給他的評價。11月18日,記者來到市看守所,走近這位堅守在管教一線18年的警察,探尋“贊聲一片”背後的故事。

張廣福(右)給未成年在押人員做心理疏導

“迷途浪子”引路人

  初見張廣福,和藹可親的他更像鄰家老大哥。身為管教民警,他管理着最難管的一個羣體——“未成年在押人員”,而且管得井井有條,他是怎麼做到的?

  在四監區心理諮詢室,張廣福正給一名未成年在押人員董某做心理輔導。董某因為涉嫌搶劫犯罪到看守所已十個月了,這兩天常常一個人發呆、晚上不睡覺,看上去很焦慮。張廣福發現後,及時找他談話。看到董某在心理沙盤前拿着一個一家三口的小模型很是喜愛,張廣福知道他想家了。董某説,自己犯了法,許久沒見到父母了,他怕父母放棄他,離開越久,心中就越焦慮。經張廣福一番疏導,董某臉上有了笑容,他覺得自己要做的就是放下思想包袱,為重新迴歸社會努力。

  在張廣福管轄的四監區,全所90%的未成年在押人員都在這裏。多年的工作經驗,他非常瞭解這個羣體的特點。他們性格迥異,正處於青春叛逆期,單純、易衝動。由於受到不良影響,人生觀、價值觀扭曲變形。在監室裏,他們之間幾乎天天都有矛盾發生,不守制度。以前他們分散在各個監區,屬於所有在押人員中最讓管教民警頭疼的一個羣體。

作為一名父親,張廣福知道孩子對一個家庭的重要。對於未成年在押人員的管理,他始終把挽救、引導他們重新步入正途放在第一位。他負責的監區原來有一個未成年在押人員監室,因這些未成年在押人員從收押時的乖張散漫,到後來的有規律的日常起居、鍛鍊學習,再到遵規守矩,總是能成為文明監室。

因為管理有方,今年9月份,上級把未成年在押人員的管理重任交給了張廣福,全所90%的未成年在押人員都分到了他所管理的監區。

  “在管教一線工作18年,接觸了太多誤入歧途的人,能在他們迷茫的時候拉一把,或許他們就能擁有一個不一樣的人生,事實證明,他們中一些人迴歸社會後,有的現在已成為商界精英,有的成了技術行業的排頭兵,這就是我們管教民警工作的重要意義。”談起自己的工作,張廣福很是自豪。

疫情期間堅守監管一線

衝鋒一線勇擔當

  54歲,接近退休的年齡,可是在張廣福身上,同事們説,他敢打硬仗、敢於挑戰困難的拼勁兒不減當年。他是一名轉業軍人,在不一樣的“戰場”,他的忠誠擔當一如從前。

  張廣福出生在河南郟縣農村的一個貧苦家庭。姊妹四人,張廣福是家中長子。因為從小品學兼優,為了讓他順利讀完高中,弟弟妹妹們未上完初中就輟學了。1985年11月,父親送他入伍,張廣福記得,拿着父親走了十幾公里路去集市上賣雞蛋換來了五元錢離家時,樸實的父親沒講什麼大道理,只是囑咐他:“孩子,你要聽黨的話,為咱家爭光”。

  在部隊裏,實彈投擲考核中,新戰士把拉了拉火環的手榴彈掉落在掩體內。重大傷亡的瞬間,張廣福猛撲上去,把正在冒煙的手榴彈撿起又扔了出去,避免了在場幾十名戰友的傷亡事故的發生;接到抗洪搶險命令,又聞聽母親生病住院,他選擇強忍對母親的掛念,毅然奔赴搶險救災第一線。

  軍營十六載,張廣福不負父親期望,腳踏實地,一步步從一名普通戰士走到營級領導崗位。由於軍事素質過硬,表現突出,先後獲得連、營、旅嘉獎10餘次,榮立個人三等功兩次。

  轉業到地方後,張廣福成了一名人民警察,他的“戰場”轉移到了看守所監管一線。面對高牆內枯燥的工作環境和巨大的精神壓力,他無怨無悔,在押人員走了一批又來一批,如此循環不曾間斷,而他堅守在高牆內,一干就是18年。在同事眼中,張廣福是一名淡泊名利,甘為人梯的“老黃牛”式民警。18年來,他帶出了一批又一批優秀監管民警,有的已經走上領導崗位,可是他卻從未向組織提過要求,為自己謀求一官半職。

  儘管年過半百,他依舊衝鋒在前。2020年春節,張廣福原想抽空回老家看看身體出現不適的父親,再去鄭州看看久病的岳母。可是一場疫情,打亂他的計劃。在家庭召喚和國家召喚面前,他再次選擇捨棄小家,向組織遞交請戰書,申請參加監所封閉隔離執勤任務。疫情期間,市看守所一半警力在監區封閉執勤、一半警力在監區外集中隔離備勤。監區內執勤警力減少一半,工作任務比平時增加了四五倍,張廣福和同事們半點都不敢懈怠,他們克服了常人難以克服的困難,忍受了常人難以忍受的煎熬,第一次封閉執勤一干就是40多天。

張廣福在監區巡邏

張廣福在監區巡邏

自古忠孝兩難全

  高牆內的疫情防控工作,工作上所有的壓力他都可以扛,唯一扛不住的是隔離執勤期間,他的父親病了。

  今年2月2日,張廣福參加封閉執勤期間得知老父親生病。兄弟姊妹幾個都不在老家,妻子的母親患老年痴呆症,妻弟因交通事故高位截癱,妻子實在無法脱身。張廣福情急之下委託鄰居帶父親先去老家醫院給父親檢查身體。

鄰居回話説,他的父親需要住院治療,張廣福心急如焚,他非常想回去照顧父親,安慰他,但是眼下是封閉執勤警力不足,他覺得自己是一名黨員,更不能給組織找麻煩。夜深人靜時,他給父親打了個電話。老父親卻安慰他:“你是公家的人,組織需要你,你別回來,我會慢慢好的。”從説話的聲音可以判斷,老父親的病情不輕,張廣福內心焦慮使他徹夜難眠。用他的話説,他能扛住繁重的工作壓力,卻扛不住那如鈍刀割斷腸的思念。

  3月2日,張廣福參加封閉執勤期間,老父親病情加重,轉至鄭州治療,妹妹幾近崩潰希望他能去醫院,可是工作實在無法脱身,他忍了又忍,還是沒有向組織張口請假。

  在煎熬中到了5月14日封閉執勤結束的那一天。當天準備去鄭州看望父親的他一大早便接到妹妹電話,父親終是沒等到他,已經去世了。在父親最需要關心的時候,身為兒子的他沒能到跟前,父親住了幾次院,他也未能給父親端上一杯水,給他洗過一次臉,喂他一口飯,給父親一點點的精神安慰,張廣福心中,只有內疚和自責。

市看守所政委黃信峯記得,走出監區那一刻,張廣福整個人是懵的,擔心他路上的安全,本來要找人送他回老家,可是張廣福堅持不給單位添麻煩,要自己開車回家。

  面對親人們的責備,張廣福無言應對,選擇了在老父親的靈前放聲痛哭,訴説內心的愧疚……

  市公安局監管支隊黨委委員、市看守所所長趙國順説:“張廣福是市看守所優秀民警的代表,在他身上體現了看守所民警輔警為疫情防控和監所安全管理舍小家顧大家、默默無聞、無私奉獻的精神,他的這種精神也感染和激勵着我們所有人,我們要以他為榜樣,在上級黨委的領導下,確保實現‘疫情零感染、隊伍零違紀,安全零事故’目標,為黨和人民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



編輯:張中科    校審:賈紅英    責任編輯:張中科    監審:黃術生

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0377-63135025 13603773509(微信同號) QQ:1796493406

技術推廣合作 QQ: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

豫ICP備12012260號-3    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